德玛尔德罗赞:用古典的方式打厉害的球他才是像科比之人

“当我走在街上,看到五六个人成群,就必须要昂首挺胸,否则我不确定是否会挨枪子儿”。德罗赞认真的表情并不像在开玩笑。

1989年,加州康普顿是一座恶魔来了都不敢大声说话的城市。那部著名的犯罪片《冲出康普顿》就是以这里为原型拍摄的。德玛尔德罗赞出生两个月,离家不到500米的地方正发生着打架,父亲把门窗紧紧锁住,这才逃过一劫。

在这样异常恶劣的环境下,父母给了德罗赞全方面的保护,即使外出打球,母亲也总是形影不离地跟着。每天晚上,德罗赞都伴随着枪声入睡,如果哪天异常的安静,他反而会睡不着。

在这样的环境下,唯一能给德罗赞带来快乐的就只剩下篮球了,但每次母亲只允许他打两个小时,因为天黑之后谁来了都保证不了他的安全。

幸运的是,德罗赞在篮球方面的造诣非常之高,与生俱来的球感加上一副健硕的身体,让他很快打出了名气。那时候他还有一个非常酷的外号“凶猛的大家伙”。这都是因为上高中之前,德罗赞就已经能够完成扣篮了。

到了上高中的年纪,德罗赞本可以逃离康普顿去到那些名校打球,但他拒绝了,理由非常之简单,“哥们就是忠诚”。那时候,德罗赞还是一个爱笑的大男孩,上高中的时候,他的球技有了质的提升,高一场均26分,是个妥妥的超级明星。

高中四年,德罗赞两次率队拿到摩尔联赛冠军,他看着杂志上自己的样子出现在c位,心里别提有多爽了。马上就到了选学校的时候了,教练却让他去杜克等篮球名校。德罗赞还是那句话,“哥们就是忠诚”。然后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南加州大学。

这所私立学校给德罗赞带来了不小的冲击,见惯了帮派球员的德罗赞一时间接受不了安静,接受不了校园里只有鸟叫的声音,过于平淡的生活让德罗赞感到害怕,但是篮球就是最好的良药。

在这里打了一年之后,德罗赞就宣布参加NBA了,原因就是母亲长了红斑狼疮,父亲也紧接着患了很严重的肾病,这两个都是极其麻烦的病,甚至快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也正是那个时候,德罗赞患上了非常严重的抑郁症,他没有理由再多打一年。于是在2009年,他参加了NBA选秀。

2009年,德罗赞满怀期待地参加NBA选秀,只要在首轮有球队选他,母亲的病就可以治疗。可那个时候,德罗赞还没意识到,这一届选秀的含金量丝毫不亚于勒布朗的那一年。第一顺位好像没什么悬念,格里芬爆炸的身体天赋足以让他获得状元的头衔,那个后来划时代的小个子也在第七顺位被金州截胡。

终于在第九顺位,多伦多选择了德罗赞,略显羞涩的他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很快他就后悔了,与之前的加州不同,多伦多实在是太冷了。德罗赞又想起了远在加州的母亲,心中满是委屈。

他找到球队的经理说,“把我交易了吧,这里太冷了,我打不了了”。球队经理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每个新秀来都会抱怨,他和德罗赞说“不妨打几场比赛看看”。果然如经理所料,德罗赞很快就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的球迷真的是太热情了,无论你在球队是什么地位,多伦多的球迷都一视同仁。

那时候的猛龙波什还没有加盟热火,德罗赞受到了不少的照顾和指点。在队里呆习惯之后,德罗赞又想起来被选中时的愿望,他必须要扣一把。于是他毅然地参加了扣篮大赛,小土豆第一次感受到身高的优势。

德罗赞无缘冠军,他并不璀璨的职业生涯开始了。在以曲棍球为主的多伦多,德罗赞就像是一座灯塔,实话实说,这座城市正需要这样一个球员。随着波什加盟热火,德罗赞变成了球队的老大,虽然战绩并不理想,但他每年都充满了斗志,古典式的跳投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没错,就是科比布莱恩特。

德罗赞还会主动去招募球员,似乎想向他们展示一下多伦多人的雄心斗志。终于,那个人来了。 2012年,球队通过交易得到了凯尔洛瑞,德罗赞不仅收获了一个不错的后场搭档,还收获了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洛瑞好像了解德罗赞的往事,不留余地地逗着他笑。他们已经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随着猛龙逐渐成为东部强队,德罗赞的心魔也悄然而生。时间回到2016年东部季后赛,这是猛龙第一次遇到詹姆斯,此时的猛龙众将还没有意识到对面那个23号究竟有多么恐怖。这一轮结束后,教练凯西对詹姆斯的评价就是两个字:无解。他们根本找不到办法限制詹姆斯,这也是最后输球的主要原因。

这之后的两年时间,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逃不出詹姆斯的魔爪。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球队逐渐对他们的当下球星失去了耐心,也让德罗赞的抑郁症有了复发的苗头。“给我詹姆斯,我也能赢”。这算是德罗赞被交易以前的最后一次倔强了,效力九年的多伦多抛弃了他,而球队也没有把他送到梦寐以求的洛杉矶。

更可笑的是,猛龙在他离开的第一年就在小卡的带领下夺得了总冠军,在马刺的时间并不算太开心,波波维奇团队至上的理念似乎和他有一点冲突,最致命的还是位置的转变,德罗赞估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能打上大前锋的位置。

更要命的是,这几年德罗赞的亲人去世了好几个,加上科比的意外,他对这项运动失去了热爱。好在还有洛瑞,无数个电话打开了德罗赞的心结。

那一年,德罗赞不止一次说自己非洛杉矶不去的消息,似乎他加盟湖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交易。但随着威少在奇才申请交易,他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大了,没有人会拒绝威少的,包括洛杉矶湖人。

就这样,德罗赞来到了芝加哥。如果说在猛龙是历练,在马刺是沉淀,那么在公牛,德罗赞完全迎来涅槃,无论是背身单打还是后仰跳投,他都做到了极致。

在2021年末和2022年初,德罗赞贡献出了背靠背压哨三分绝杀,完成了就连乔丹都不曾做过的事情。这个时候,人们才意识到, 32岁的德罗赞正在打出生涯最佳表现。

面对漫天的夸奖,德罗赞微微一笑,“哥,从来都是这样,只是你们以前没有注意到而已”。从他的字里行间已经看了出来,这个男人已经完全走出了抑郁症。

而这背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就连好兄弟洛瑞也从来没有提起过德罗赞的伤心事,不知道在接下来不多的职业生涯里,德罗赞是否还能捧起那座梦寐以求的奥布莱恩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鸭脖最新版yabo|yabo123.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