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卡舒吉遇害细节:刚进领事馆就被抓死亡过程被录音

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在临死之前,卡舒吉确实是能够思考的。

不过如果有人像卡舒吉一样,长年致力于曝光沙特这样一个皇权至上的君主制国家的皇室丑闻和腐败,那他也会陷入同样的危险中。

在卡舒吉死前,他在世界新闻界是十分知名的前辈,自称是一位记者,为多家世界知名媒体供职过,其中就包括著名的《》。

1959年,贾迈勒·卡舒吉出身于沙特显赫名门之中,其家族名为kaşıkçı,是土耳其的望族。

卡舒吉的祖父·卡舒吉是沙特王室的御医,常年侍奉沙特开国国王伊本·沙特。

可是随着沙特国王对继承王位规则的变革,整个沙特王室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剧震,最终导致卡舒吉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一直是“只有亲人血脉才可继承,兄死弟及,直到同辈中没有可继位者,才传承至下一辈”。

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已经86岁了,前几年中风过几次,距离人类年龄的极限已经不远。

或许是出于希望改变沙特继位现状的初心,又或者根本就是出于掌握权力的私心,萨勒曼改变了继位规则。

随着萨勒曼的年纪逐渐变大,他开始渐渐把处理国家事务的权力交给了小萨勒曼。

当然,这样违背祖宗之法的变革引发了大量不满,其中包括民间的声音,也包括大批王室成员的声音。

小萨勒曼出生于1985年,是中东年纪最轻的领导人,年轻气盛,又急切地想做出一番成绩来证明自己。

这场清洗运动逮捕了大量反对小萨勒曼和不满于改变继承方式的王室成员,把小萨勒曼信任的人安插到了沙特官场的各个位置。

这种行为巩固了小萨勒曼的统治,也引起了更大的民意反抗,卡舒吉便是反抗者之一。

2016年,小萨勒曼还没有成为王储的时候,就已经因为深度参与也门战争、为沙特带来了损失,而遭到了卡舒吉的公开批评。

2017年6月,小萨勒曼正式掌权,同月卡舒吉便获得了美国签证,前往美国成为《》的记者。

在美国,卡舒吉对小萨勒曼的所作所为大加批评,声称小萨勒曼对异见人士进行恐吓、威胁、抓捕的行为,对沙特造成了极大伤害。

2018年,卡舒吉甚至专门制作了一个网站,联络那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把阿拉伯语的资料翻译成英文,展现给全世界看。

卡舒吉这样做是因为“很多人看不懂阿拉伯语,所以不知道沙特有多腐败,我要把它揭露给全世界看”。

一次两次倒也罢了,自从小萨勒曼掌权后,卡舒吉无时无刻不在批评这位沙特王储,这让小萨勒曼十分恼怒。

卡舒吉的家族在土耳其有很高的名望,卡舒吉也认识很多土耳其高官富豪,他在这里生活得很舒服。

可是领事馆工作人员告诉卡舒吉,他有些资料没有带全,需要全部资料才可以办理婚姻登记。

卡舒吉一走,领事馆工作人员立刻就致电沙特王室,称卡舒吉出现在伊斯坦布尔。

其中三个人去往其他地方,寻找销毁尸体的最佳地点,剩下十五个人来到领事馆藏了起来,守株待兔。

不幸中的万幸是,卡舒吉进入领事馆前,让自己的女友留在领事馆外的车上,自己带着电子手环进了领事馆。

暗杀小组二号人物穆特雷卜说:“请坐。我们必须把你带回利雅得,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通缉令,要求把你带回去。我们是来抓你的。”

现场的法医似乎对这份工作十分熟悉,他跟杀手们说:“这活儿的时候喜欢听音乐,我推荐你们也听听。”

他们把卡舒吉的尸体分成好几批,带出了领事馆,带到之前去寻找销毁尸体地点的三个人所在的位置。

而这一切,都被领事馆外在车里坐着的卡舒吉女友听得清清楚楚——卡舒吉的电子手环没有被摘掉,卡舒吉被杀害的全程录音都保存成了证据!

多年以来,卡舒吉都对沙特的暗杀行动十分警惕,多次嘱托过女友“如果自己没能按时回来”应该怎么做。

好在卡舒吉的女友非常坚强,听到了卡舒吉被直接的录音后,立刻按照卡舒吉的安排,驾车来到了土耳其正发党的所在地,将录音交给了他们。

当时的埃尔多安有一个非常想要的人,名叫居伦,曾经是埃尔多安的好友,现在是他的仇人。

居伦是居伦运动的建立者,是世界知名的教育家,在全球拥有百万追随者,致力于创造民主、和平的世界秩序。

可是美国一直不允许,此刻埃尔多安拿到了沙特王室杀害民主记者的录音,震惊的同时也有了计划。

库什纳经常利用自己身为美国总统女婿的身份,替小萨勒曼从中央情报局探知情报,帮助小萨勒曼拿到政敌的情报,以便清扫政敌。

埃尔多安知道,要想让居伦回来,就要利用小萨勒曼和库什纳的关系,催促特朗普的赶紧满足自己的需求。

于是埃尔多安开始行动,他开始向美国媒体透露,有一位民主记者死在了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而且是被小萨勒曼下令所杀,死状极惨,但并没有把录音交给媒体。

当美国媒体听说这件事,并得知死者是记者界的老前辈卡舒吉时,全世界媒体都炸了锅。

跟小萨勒曼关系亲密的特朗普立刻成为众矢之的——人们无法去君主至上的沙特声讨小萨勒曼,但是可以在“民主至上”的美国要求美国总统对沙特发动制裁。

小萨勒曼是自己的金主,不仅每年都向自己输送经济利益、帮助自己竞选得到总统之位,而且还是自己政治棋局上的重要一环。

若是为了正义选择制裁沙特,跟小萨勒曼的关系就会恶化,对自己、对财富、对美国都不是好事。

或许在他看来,虐杀卡舒吉只是给自己出一口恶气,让敢于批评自己的反对者有个“该有的下场”。

一旦闹到了国际问题上,西方世界的经济力量加上人权的旗号,让小萨勒曼也不得不低头。

于是我们看到,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断声称自己并不知道真实情况,还有待调查,认为小萨勒曼应该也不知道真实情况。

而小萨勒曼则假惺惺地亲自前往卡舒吉在沙特的家中,看望了卡舒吉的儿子,并与他握手。

现场照片流出之后,全世界都看到了卡舒吉儿子看向小萨勒曼的眼神,饱含着痛苦、愤怒、隐忍——想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在签署了“谅解书”之后,他立刻乘坐飞机离开了沙特,离开这个没有正义可言的国度。

小萨勒曼也觉得,只要取得卡舒吉儿子的谅解书,再把责任往手下身上一推,找几个替罪羊坐个牢,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很快,特朗普公开声称,自己已经派手下前往沙特,一定会给全世界一个公道。沙特官方也声称,卡舒吉确实已经死亡。

59岁的卡舒吉一个人进入使馆,跟十五个人展开拳脚大战,死后恰巧现场有一位法医,鉴定了卡舒吉的死因是死于乱拳?

特朗普和小萨勒曼可能都没想到,埃尔多安把他们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随后指示手下把录音发给了媒体。

媒体们再一次炸锅,人们愤怒地攻击特朗普和小萨勒曼,声称他们是现代社会的耻辱。

即便是特朗普这种级别的政客,此刻也顶不住压力,宣布了针对沙特的大批制裁措施。

——沙特官方声称,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王储小萨勒曼某些手下的个人行为,是他们领会错了王储的意思,王储在此次事件中完全不知情,也完全没有责任。

在整个卡舒吉事件里,从事件曝光到录音流出,几乎每一个时间点,土耳其都扮演了对沙特和美国进行声讨的角色。

一边要求美国对沙特进行制裁,一边宣布一定要帮助卡舒吉查出真凶是谁,颇具世界警察的风范。

特朗普很清楚土耳其不可能是前者,那他就一定要问一问埃尔多安,土耳其究竟要得到什么才肯在这件事上罢手。

其实埃尔多安通过持续透露卡舒吉案件的细节,造成美国和沙特的对立,已经在周边的地缘政治里捞到了不少好处。

他知道最终特朗普和小萨勒曼都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被扳倒,也是时候捞最后一笔好处然后退出游戏了。

2018年11月30日,埃尔多安跟特朗普在阿根廷见面,双方亲切友好交流了近期若干重大事件,最终达成一致:特朗普同意把居伦引渡回土耳其。

卡舒吉事件再也没有新料曝出,媒体们转而追求更具热点的线名涉案人员死刑,之后因为卡舒吉儿子签署的“谅解书”而改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2021年2月,美国现任总统拜登阅读了卡舒吉案的遇害报告,认为凶手应该是王储,但并未对其施加任何制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鸭脖最新版yabo|yabo123.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