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绰号球迷耳熟能详(组图)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海口足球圈,提起林青、陈锦文、谢春秋、郭远泽等球员的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但你要说起“矮仔青”、“赖皮”、“木桩”、“大象”、“长脚春”等绰号,则无人不知。

从绰号中就能看出“矮仔青”林青的个头不高,但你可千万别小看他的球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海口足坛,矮仔青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

今年46岁的林青,1977年8岁时开始踢球,他住在海口新华南路,这里离椰树门广场很近,每天下课后林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足球来到广场踢两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林青入选了海口少年队,每天下午能固定地进行2至3个小时的训练,这让林青的球技有了长足的进步。

当时,海口少年队隔三差五就在广场与海府地区的业余队踢友谊赛,比赛常能吸引上百名海口球迷观战。个头矮小的林青司职前锋,他带球突破时像泥鳅一样钻来钻去,在为队友创造得分机会的同时,自己也能摧城拔寨。渐渐地,海口球迷都知道少年队有个小个子前锋很厉害,踢球的技战术风格有些“矮脚虎”赵达裕的味道,后来有人干脆给他起了个绰号—“矮仔青”。

在林青读小学时,广东省少年足球队来海口选拔队员。经过技术和实战两项测试后,林青入围了大名单,这着实让他兴奋了一阵子。

“后来,广东的教练通知告诉我因为身高的原因落选了,还让我别灰心,接着踢以后还有机会。”林青说。

可惜的是,林青没有等到广东队再来海南选人,因为1987年,林青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南开大学金融系。他是当年海口少年队为数不多的考上国家重点大学的球员。

林青说,自己业余足球生涯最遗憾的是没能到广东队接受更专业的训练。上大学后每逢寒暑假,林青总要回海口,不为别的,主要是能在广场和老队友踢球。

1988年,读大一的林青回海南,代表环球队参加海口“迎春杯”获得冠军,在那场比赛中,他踢进了18个球,获得了最佳射手称号。

比林青大几岁的“长脚春”读初中时才开始踢球,但他的足球悟性较高,再加上凭借身高优势,很快便在海口足坛站稳了脚跟。

在海口迎春杯和秀英杯比赛中,“长脚春”恐怖的攻击力让对手吃了很多苦头。海口的球迷们从此也记住了这名身材高大、黑黑廋廋的球员。

后来,海口流行跳国标舞,“长脚春”挂靴后改跳国标舞。凭着足球技术的功底,他的舞蹈跳得也像模像样。几年后,他当上了国标舞的老师,彻底与足球绝缘。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海口球迷就注意到一名个头不高但身体强壮、皮肤黝黑的年轻球员,经常活跃在海口椰树门广场。此后的近40年里,这个年轻人一直没有间断踢球。他就是今年61岁的谢春秋。

谢春秋在海口足坛可谓是大名鼎鼎,在球员时代,他代表海南参加过广东省运动会的足球比赛,并取得过不错的成绩。退役后,他身兼两任—在任海口“少年队”主教练的同时,还当“野鸭队”的队长。

年轻时谢春秋的绰号是“木桩”,意思是说他防守时很稳健,不会轻易被对方的前锋晃倒,像一根木桩一样,牢牢地钉在本方的后防线上。老谢说,上世纪七十年代,老海口球迷很喜欢叫他“木桩”。老谢退役当教练后,在球场上队友大都管他叫教练。

谢春秋为海口业余足球培养了不少高水平球员,他多年担任海口少年队的主教练,每天下午,他先训练少年队一个多小时,随后他会率领野鸭队再和少年队踢一场。老谢说:“有时候两队会踢到天黑,要是觉得不过瘾,我们还会借着路灯再踢一会。”

和老谢同时代的海口球员,30多年前就踢不动了,老谢上世纪八十年代海口少年队的学员有些也改玩别的项目了,唯独老谢一直坚持踢了下来。去年退休后,老谢也常常约上野鸭队的老队友踢踢五人制足球。

在海口业余足球圈说起“阿赖”陈锦文,很少有人不知道。今年44岁的他还没有挂靴,每周坚持踢一次11人制足球赛。和20多年前球场上那个“快马”、“追风少年”相比,现在的阿赖动作和速度都慢了好几拍。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足球的喜爱。

阿赖喜欢上足球纯属巧合,1983年海口市小学生足球赛在农垦小学举行,当时读二年级的阿赖觉得足球很好玩,就开始尝试着踢足球了。很快,阿赖就在农垦小学崭露头角,成为该校的小球星。

小学毕业时,阿赖因为足球踢得好,被保送读农垦中学。后来,阿赖入选了海口市少年队,在那里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训练。阿赖司职边锋,特点是启动快、爆发力出色,靠这一招,阿赖成为了海口市椰树门广场最具特点的球员之一。

在阿赖的印象中,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海口市“迎春杯”是一项很有影响力的比赛,包括他在内的不少业余球员就是经过“迎春杯”的洗礼而成长起来的。

“那时海口的足球氛围很好,迎春杯的比赛要收门票,一元钱一张,看的球迷不少。赛前几天,球迷们会舞龙舞狮,敲锣打鼓,拉横幅沿着解放路、新华南路走一圈,相当热闹。”他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鸭脖最新版yabo|yabo123.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