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卢卡斯动画电影《克隆战争》将映(图)

未来,影迷无需费心打造乔治·卢卡斯博物馆,因为他自己已经把这件事提前搞定了。无论是曾用于《星球大战》拍摄的天行者山庄,还是卢卡斯影业注资的莱特曼数字艺术中心,如今都已经成为广大影迷甚至卢卡斯自己膜拜《星战》六部曲传奇的“神庙”。凭借《星战》,卢卡斯收获了充分的财政自由。下一步,无论他想拍什么,又一部传奇史诗也好,他常说他想拍的那种叙事小品也好,都不是大问题。可他接下来的两部作品仍与《星战》有关,尽管商业性并没有之前的六部曲那么强。即便是最忠实的“星战”迷,此时恐怕都会心中暗暗置疑,究竟卢卡斯还能在他创造的这个世界里挖掘出什么?

数周前,卢卡斯刚忙完他制片的《夺宝奇兵4》在世界各地的宣传,奔波让64岁的他显得疲惫不堪。“我喜欢拍电影,不喜欢兜售电影。”卢卡斯说,“但我还得再叫卖两周,之后我就挂售罄牌。”卢卡斯所“兜售”的是他为华纳兄弟影业打造的3D动画电影《星球大战之克隆战争》,该片将于8月15日上映。接下来,同一题材的动画连续剧将于今秋登陆美国荧屏。

2005年推出《星战前传》最终篇《西斯的复仇》时,卢卡斯并没有履行他“完结”《星球大战》系列的承诺。早在2002年,他就已经开始策划打造一部动画连续剧,故事将从《星战前传2:克隆人的进攻》中绝地大师尤达和欧比旺领导绝地武士反抗克隆人大军的战争之后讲起,将目光投注在《星战前传》中出现的其他外星人角色身上。对卢卡斯而言,这是重温那个带给他无限个人成就感的故事的好机会。

“《星球大战》是我最爱的游乐场。”他说,“我这么做,并不是想向什么人证明些什么———我根本没必要那么做。”

三年前,卢卡斯就开始着手《克隆战争》计划,并创立了卢卡斯影业下属的动画部门。现在,这一部门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天行者山庄和新加坡分别建立了两个工作室。卢卡斯影业方面拒绝透露两个工作室的投资数额,但卢卡斯本人透露,这次的动作与1980年代他建造皮克萨电脑动画公司(后来该公司以6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苹果公司老总史蒂文·乔伯斯)时的投入相仿。

接下来,卢卡斯又找来了一批看着《星球大战》长大、坚信卢卡斯本人就是绝地大师尤达化身的动画艺术家,并授予他们重任。“他就是尤达。”《克隆战争》电影以及电视剧的导演戴夫·费罗尼说,他受命于卢卡斯,担负起继续“星战”传奇的任务。但幕后,卢卡斯才是“大脑”。费罗尼说他研究了许多卢卡斯早年打造《星球大战》时的手稿,从许多后来被电影所弃用的“边角料”中汲取灵感。

2007年底,22集的动画剧集《克隆战争》第一季几乎已经完工,然而,当时却没有哪家电视台敢接。就连《星球大战》电影六部曲的老东家20世纪福克斯都敬而远之。2003年到2005年间播出了几集2D版《克隆战争》动画短片的电视台Car-toonNetwork态度也很冷淡。究其原因,《星战前传》电影中晦涩的对白和政治味成了罪魁祸首,哪家电视台都不敢拿黄金时间段来冒险。“这部动画电视剧不属于任何既有模式。这可不是《棉球方块历险记》,更不是《恶搞之家》。”卢卡斯说,华纳兄弟影业最后之所以对此片发生兴趣,主要是因为他答应为华纳打造该剧的电影版。

有了电影版的合约,华纳接下来轻而易举地说服同属于时代华纳旗下的电视频道CartoonNetwork,接下了《克隆战争》的电视剧版。对于时代华纳集团而言,入主《克隆战争》系列计划,毫无疑问是想在曾令他们分外眼红的《星球大战》神话里分一杯羹。“能与卢卡斯影业合作实在是件令人激动的事。”华纳兄弟影业北美发行部门的总裁丹·费尔曼说,“接下来,这部电视剧可能不只在专业动画频道播出,还会出现在其他综合电视频道中。”事实的确如此,卢卡斯其实已经着手筹备真人版《克隆战争》电视剧了,而时代华纳极有可能选择在其旗下的有线电视频道(如TBS、TNT、HBO等)播出该剧。

新版《星球大战》已经有了成长的“土壤”,但问题仍然存在———到底应不应该打造这个新版本?不少忠实的“星战”迷,其中包括一些与卢卡斯合作打造《克隆战争》动画电影和电视剧的工作人员,对此内心都很矛盾。其实,卢卡斯也并不急着召回他那些已经为大家所熟识的角色和故事,除非他本人觉得“技痒”。类似的问题在他与斯皮尔伯格讨论《夺宝奇兵4》拍摄计划时就曾提出过。“我的意思是,我们为什么非得再拍一部《夺宝奇兵》呢?”卢卡斯说,“其实根本没必要,不过,嘻嘻,这很好玩啊!”

卢卡斯对《星球大战》持之以恒的热情早就给他的共事者上了很重要的一课:在好莱坞,拍大制作比拍小制作容易得多。跟他合作多年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说:“其实我们都愿意去拍那些个人化的小制作电影,希望它们偷偷摸摸绕过好莱坞的雷达封锁进入院线。可惜,对乔治、我以及所有获得过成功或者正受声名所累的电影人来说,绕过雷达是不可能的事。”

谈到继续《星球大战》之路会不会成为他打造更个人化的小制作的障碍,卢卡斯轻叹道:“真是的,不当心就分神了。我老是这样。”对于当今的电影市场环境对他希望拍摄的那种小制作电影的容忍度,卢卡斯持悲观态度。“可能只是在某处的一个电影节上放放就算了。”他说,“或者可能只在六七家电影院里放两周就下档了吧。”

在这方面,卢卡斯从他的好朋友以及精神导师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身上吸取了教训。后者去年的电影《没有青春的青春》排场远远不及《教父》,在美国只有18家影院放映,票房收入不到25万美元。“谁看过这电影?”卢卡斯反问道,“有谁知道这部电影曾经放映过?”

对此,科波拉做出了回复。他同意卢卡斯的看法,如今他和卢卡斯真正希望拍摄的电影很难取得令人满意的票房成绩。“我们是在为自己拍电影。如果别人不想看,那又有什么办法呢?”科波拉略显无奈地补充道,“在电影票房的考场中,感情比哲学的成绩更好。”

另一些卢卡斯的老搭档认为,全新的《克隆战争》计划可能会在技术层面帮助整个电影工业提升一个台阶。“他的起点可能只是为了满足个人兴趣,最后得益的却是整个电影工业。”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现任院长席德·甘尼斯说。1980年代,甘尼斯曾在卢卡斯影业担任执行制片人。“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才能:当他被告知一件事不可能完成时,他总能想方设法让其变为可能。”的确如此,制片人曾建议卢卡斯说《美国风情画》更适合拍成电视电影,更有不少业内人士劝他不要把从《星球大战1》中赚来的钱全部投资到《星球大战2》中去,事实证明,幸好卢卡斯没有听从规劝。

这次,与时代华纳合作,卢卡斯仍然把主动权牢牢握在手中。在打造《克隆战争》的过程中,卢卡斯自己负责融资(单集制作费在75万美元到150万美元之间),时代华纳只负责发行,并不能干涉电影和电视剧的创作。“我拍我想拍的东西是很容易的事,想不想拿到发行权随你。”卢卡斯得意地说,“买卖就是这么谈成的。我不想看什么修改笔记,我不关心你的意见。你爱播不播!”

尽管卢卡斯自信满满,可他仍清醒地认识到,现在还不是他直接与动画电影“大鳄”梦工厂、迪士尼和皮克萨竞争的好时机。他将《克隆战争》安排在8月15日上映,就是为了避开各家夏季档动画大片。卢卡斯还得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克隆战争》可能是所有《星战》电影中最不赚钱的一部。他说只要影片收获1亿美元票房,他就很满意了。比照《西斯的复仇》3.8亿美元的北美票房,也许卢卡斯并不算“狮子大开口”。

目前,卢卡斯已经着手筹备《克隆战争》电视动画的第二季和第三季,此外真人版《星球大战》电视剧计划也在进行中。此外,筹备多年的塔斯克基飞行员题材的电影《红尾巴》的计划也没有搁下。之后他还会做什么?卢卡斯提及了他1971年的电影处女作《五百年后》。他就是从那时起暗下决心,将来只拍自己想拍的电影。如今,他说他的全部财富所带给他的就是拍摄这种电影的可能性,“我还有不少想拍的东西,能再拍六七部《五百年后》。我可能会因此倾家荡产,不过,过程中我能享受到无穷无尽的乐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鸭脖最新版yabo|yabo123.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