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贸易“黑钱”建起名牌大学(组图)

布朗大学、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等一批名校在历史上都和奴隶贸易有关,今天,它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1770年5月14日,在罗德岛的普罗维登斯的一座俯瞰海湾的山上,约翰·布朗为罗德岛学院放置了一块奠基石。据当时的《普罗维登斯公报》记载,还有“一些绅士和学院的朋友”参加了这一仪式。根据习惯,布朗用五味酒招待了他们。

约翰·布朗和他的三个兄弟尼科拉斯·布朗、约瑟夫·布朗、摩西·布朗以及他们朋友举行的这个仪式应该被人们纪念。毕竟,是他们几兄弟一直投入的大量金钱和精力,才使得这个当时正惨淡经营的学院得以搬迁到这个新地方,从此蓬勃发展并最终成为美国东部常春藤联盟的名校之一。学校也在19世纪初期为纪念布朗家族的杰出贡献而更名为布朗大学。

然而,对他们的纪念并不总是正面的。因为布朗家族为这所大学贡献的金钱,很多是来自非常不人道的奴隶贸易,这一点很早就被人们发现,而且在近年时时被提及。

布朗四兄弟并没有受过什么正规教育。1739年,四兄弟中最小的摩西还不满一岁,他们的父亲詹姆斯·布朗船长去世。此后这班兄弟就跟随叔父奥巴迪阿·布朗学做生意。

凭着刻苦的工作、勃勃的雄心和长远的目光,在叔父的带领下,布朗兄弟经营一些小的制造业之外,在海上贸易、海上抢劫、捕杀鲸鱼等领域取得极大成功,而当时,无数的人在这些充满风险的职业里栽了跟头。这些成功不仅帮助布朗兄弟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而且还把罗德岛的普罗维登斯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海港。此时,已是名流的布朗兄弟和当时罗德岛殖民地总督斯蒂芬·霍普金斯一致认为,教育还是很重要的,决定出资办学。

实际上,此时的罗德岛已经是从事贩卖黑奴的“三角贸易”(以罗德岛、西印度群岛和非洲为三角,开展贩卖奴隶、朗姆酒、糖蜜的交易)的一个重要中转站。

布朗兄弟在贩卖黑奴中也扮演了积极主动的角色。实际上,詹姆斯·布朗早在1736年就已派船只到过非洲从事奴隶贸易。1764年,布朗兄弟派遣船只到几内亚沿岸从事同样的交易,由于他们自己没有什么航海经验,所以还聘请霍普金斯总督的弟弟担任船长。正是这位霍普金斯船长对自己日常交易的诚实记录以及他和布朗兄弟的通信,使得今天的人们能够读到当年这些恐怖的交易。

霍普金斯于1764年到达几内亚,贸易进行得并不是很顺利,他不得不在沿岸游弋寻求来自英国的船只,购买货物和当地酋长换奴隶,有时候一次只能买一两个奴隶。这样直到1765年8月,他才启航前往西印度群岛。此时很多奴隶已经在他的船上呆了几个月,其中20多个已经死了,还剩下167个。

在回去的途中,每天都有奴隶死亡,还有一些反抗发生。霍普金斯船长给布朗兄弟的一封信中还描述了反抗失败后奴隶们如何“沮丧”:“他们有的投水自杀,有的绝食,最后饥饿、生病而死。”近两个月后,船只到达巴巴多斯,已经有80多个奴隶死掉,据霍普金斯描述,剩下的奴隶“病得厉害,行为都不正常了”。船只又航行两个月到达安提瓜,奴隶死亡总数已经达到109。霍普金斯在这里设法卖掉了24名“漠然的”奴隶———他没有记下剩下奴隶的命运,或者他写过,但材料已经丢失。

布朗兄弟如何看待这样的航行?在一封给霍普金斯的信中他们这样说:“不用说,80多个奴隶死亡是多么让人不愉快,但得知你身体健康我们都非常满意,应当庆贺。”

今天,普罗维登斯很多人相信,约翰·布朗是当时最大的奴隶贩子之一,而布朗兄弟捐给当时的罗德岛学院的资金,大部分是来自贩奴这种肮脏交易。

2000年11月,璐丝·西蒙斯出任布朗大学校长。这不仅是常春藤联盟各校中第一个非洲裔校长,而且她的祖上也是被贩卖到美国来的奴隶。这使得布朗大学和奴隶贸易的关系问题更可能成为热点了。

虽然布朗大学官方简短的校史唯一与奴隶有关的介绍是关于詹姆斯·曼宁释放了他的奴隶一事,但此时人们争论的焦点已经不是布朗大学和奴隶贸易有没有关系,而是布朗大学要不要对先辈们从事这种肮脏的交易进行道歉和赔偿。

2001年,布朗大学的学生报纸《布朗先驱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说为奴隶赔偿是个错误想法,也是种族主义的十个理由》的文章,作者大致的观点是,首先这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其次,这些黑奴最后也还是在白人基督徒们发动的废奴运动中获得自由的。他得出的结论是,现在的人不仅不用为先辈们的肮脏交易赔偿,相反黑人应该对他们能够被带到美洲,从而享受到今天的自由与繁荣而心怀感激。

这样的论点当然引起大部分学生的愤怒,他们强烈抗议了这份报纸并干扰其出版。不过也有为数不少的人对该文的观点深以为然。毕竟,布朗不是唯一卷入贩的大学———哈佛和耶鲁早期的捐助人中也决不缺乏以奴隶贸易获利的“绅士”。

哈佛大学法学院第一个教授职位的捐赠就来自加勒比地区种植园,而这些种植园正是剥削黑奴的场所;耶鲁大学里,则有为数不少的建筑和学院,是以拥有奴隶的人的名字而命名的;而普林斯顿大学在废奴之前,校园里就有很多奴隶在劳动。布朗大学在学校的网站上多少还有关于“我们要不要赎罪”的讨论,其他学校对此则根本不提,偶尔被其他案子或其他原因提及时,这些精英学校大部分人的态度是,“为什么不能纪念为学校作过贡献的人?”“为什么要以现在的标准来衡量两百年前的人?”

听起来很有道理,然而事实却没有这么简单。早已经有人对奴隶贸易进行谴责了。在1680年代,费城的贵格教会就致力于阻止奴隶贸易;在18世纪早期,马萨诸塞州就已经有几次反对奴隶制度的集会;即便是布朗兄弟们,尼科拉斯后来也成为废奴运动先锋而和约翰闹翻。其后,受美国独立思潮的影响,反对奴隶制的思潮更是越来越普遍。

于是问题就变成,为什么在社会上已经出现反对贩卖黑奴的精英,为什么反对非人道的奴隶庄园几乎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思潮的时候,身为传播人文主义、自由精神的名校如布朗、哈佛和耶鲁还要时时接受不义之财,纪念这些不义之人,并且让歧视黑奴的人长期占据传播知识的重要地位呢?

现在,布朗大学并没有简单地把这段历史一推了之,而是用今天的标准,用今天的思路,来解决这一段不甚光彩的历史问题。

西蒙斯去年已经在布朗大学任命了一个专门委员会,对这段历史进行调查。这个委员会有两个目标:一个是考察、书写布朗大学和奴隶贸易的关系;另外一个是考虑如何用一种综合的办法来弥补那一段让人痛苦的历史。

西蒙斯说,她不想让人们错误地认为这个委员会的目的是“奴隶的后代们想得到一些经济补偿”。这个委员会的目的不是要就这个问题达成一致,而是要提供给人们事实和一些思考问题的视角。她说,委员会最后提出的解决办法是要有利于布朗大学今天的教学和发展,比如设立一些专门的奖学金和教授职位。

这似乎是一个好的方法:虽然大学很难超越、甚至远远落后于当时最先进的思想,但在今天可以看清一切的时候,可以采取一个有利于大学今后更好的发展的办法来解决这种痛苦的尴尬。(钱克锦)

胶东头条客户端简介:提供烟台新闻、国内国际报道、便民信息、网上民声等服务。

烟台公交客户端简介:随时随地查询公交运行位置,到点准时来接你,等车不再干着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22 鸭脖最新版yabo|yabo123.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