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政党领跑意大利大选轰动欧洲!美媒:一个禁忌可能即将被打破!

【环球时报驻意大利、加拿大特派特约记者 谢亚宏 陶短房 陈康 柳玉鹏】极右翼政客会首次成为一个欧盟创始国和欧元区第三经济大国的领导人吗?当地时间9月25日,意大利新一届议会选举投票于当天早上7时开始,这一选举吸引了全球,特别是欧洲关注的目光。根据最新民调,意大利兄弟党领导人梅洛尼很可能成为二战后欧洲大国第一位上台的极右翼领导人。法国《世界报》称,欧盟已经深陷战争与多重危机,我们有一场战争、一场能源危机、一场全球粮食危机、一场迫在眉睫的经济危机,一名极右翼政客执掌意大利政府将令这场巨大危机“雪上加霜”。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甚至在意大利选举前公开发出威胁。随着欧洲深陷危机,极右势力在欧洲各国选举中力量越来越大。法国极右政党“国民联盟”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在4月的总统大选中功亏一篑,但对总统马克龙形成巨大冲击;在不久前的瑞典大选中,包括极右政党在内的右翼联盟以微弱优势打败左翼阵营,瑞典出现史上第一个依靠极右党派组阁的政府。意大利兄弟党会推倒欧洲极右政党上台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吗?《》称:“欧洲的一个禁忌可能即将被打破。”

意大利议会选举于当地时间早上7时开始,将持续至晚上11时。全国有资格的选民超过5000万人,选举获胜的党派将能够推选政府总理。路透社25日称,根据最新民意调查,由极右政党兄弟党、联盟党以及右翼政党力量党组成的中右翼联盟支持率约48%,远高于领导的中29%的支持率。其中梅洛尼领衔的兄弟党支持率25%,是中右翼联盟中最高的,而2018年兄弟党的支持率仅有4%。

对于这次选举,许多选民显得很积极。法新社称,甚至投票站于早上7时开放之前,许多选民就开始在投票站外排起长队。中左翼领导人莱塔当天一早去投票站投了票。兄弟党领导人梅洛尼则称,由于预计去投票时会吸引大批记者,为避免给选民带来不便,她决定当晚再去投票。此前,她自信地表示:“喋喋不休地声称国际上会感到担忧,他们称‘欧盟不会允许极右翼政府上台’。说每个人都感到害怕,但唯一害怕的是他们,因为他们的权力即将结束。”她称,“我们将拥有一个强大的意大利。我们才是真正的大多数。”

《环球时报》驻意大利记者25日中午前往罗马一处投票站采访。记者看到,现场有警察维持秩序,还配备了口罩等防疫用品。记者与一名走出投票站的老太太进行了交流,她表示自己投给了中右翼联盟的其中一个政党,但拒绝透露具体是哪个政党。对于自己的选择,老太太说,因为经济状况不佳,她希望有新的改变。

与欧洲其他国家的老百姓一样,意大利人近来最担忧的是不断攀升的通胀和能源账单。这加剧了人们本已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带来的经济困境。根据意大利手工业总联合会25日发布的报告,通胀和能源价格飙升将使得多达900万意大利人陷入贫困,约占总人口的1/6。

“极右政党从危机中获利,”英国广播公司(BBC)25日引述那不勒斯一家咖啡店老板德斯塔西奥的话称,“意大利老百姓感到被抛弃。”德斯塔西奥说:“政府没有向我们提供足够的帮助。近两个月来,我的能源账单翻了两番。我不得不关掉大部分咖啡机。很多企业都开始破产。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都在寻求改变。”法新社引述意分析家皮卡里的话称,预计大部分选民会选择梅洛尼,“这是意大利人尚未尝试过的唯一领导人”。

路透社称,欧盟以及欧洲各国都在紧张地关注意大利的选举。欧洲担忧极右翼政党上台后,意大利内外政策更加难以预测。在意大利,左翼政党更加亲欧,极右政党普遍持欧洲怀疑论。兄弟党还反对移民、反对同性恋和LGBT等,与欧盟的政策格格不入。在外交政策上,尽管梅洛尼在俄乌冲突爆发后表示支持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统一立场,但她的盟友、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日前曾将意大利遭受的能源危机归咎于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副作用,而力量党领导人贝卢斯科尼在选举开始前两天还试图为普京辩护,声称“普京当时只不过是想以一个体面人取代乌总统泽连斯基,然后在一周内撤离”。这一说法引起欧盟的愤怒。欧盟担忧意新政府上台后会妨碍欧洲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团结。

美国CNBC称,意大利兄弟党2012年才成立,其根源可追溯到二战胜利后意大利出现的20世纪“新法西斯运动”。该党经常被形容为“新法西斯”或“后法西斯”政党,政纲有明显的民粹主义和反移民色彩,不过梅洛尼竭力撇清自己与法西斯主义的联系,她多次声称“意大利兄弟党的DNA中没有怀旧的法西斯分子、种族主义者或反犹分子”。

对于兄弟党可能在选举中获胜,意大利领导人莱塔表示:“我不会把这个国家交给梅洛尼,这无异于将意大利与欧洲其他国家剥离。我将这次选举看成是如同英国脱欧投票一样。将全面和彻底地杜绝梅洛尼当选总理。”意大利国防部长洛伦佐接受意《新闻报》采访时也称:“当极右政党有了执政的权力,意大利将面临在欧洲被孤立的风险。”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22日在回答欧盟是否对意大利兄弟党可能在议会选举中获胜感到“担忧”时表示:“如果事情朝着困难的方向发展——就像我提到的匈牙利和波兰一样,我们有手段(应对)。”路透社称,冯德莱恩的话是“毫不掩饰的威胁”,警告意大利如果偏离民主原则,将面临严重后果。冯德莱恩的话也激起了意大利的愤怒。意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指责冯德莱恩“可耻傲慢”。

不过,英国《卫报》认为,即使兄弟党胜选,梅洛尼上台后也不会与欧盟离得太远。报道称,在即将离任的总理德拉吉的领导下,意大利从欧盟7500亿欧元的复苏计划中获得最大份额的资金:未来6年,意大利将获得近2000亿欧元的欧盟资金。对此,梅洛尼日前表示,希望“遵守欧洲法规”,并回击了有关兄弟党上台将危及意大利获得欧盟复苏基金的“荒谬说法”。意财政部前财政司主任科多尼诺说:“梅洛尼不可能搞砸局面。”

“意大利极右翼政党如果真的在选举中获胜上台,这将意味着欧洲政治将越过向右的转折点吗?”英国天空电视台25日称,在欧洲,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已经崛起、西班牙和葡萄牙极右翼党派VOX和Chega也在兴起,包括极右翼政党在内的瑞典右翼联盟日前以微弱优势在大选中获胜,这些都令人感到不安。《》称,“欧洲的一个禁忌可能即将被打破。”

美国彭博社称,在纳粹和法西斯主义为祸欧洲并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大半个世纪里,欧洲的极右翼政党一直被边缘化。即便是保守派(也就是右翼)的欧洲政客也会与极右翼划清界限,但如今这条警戒线已被打破。

不过,欧洲极右翼政党认为只有自己的主张才能保障欧洲各国的利益,而不是像左翼政党打着“民主”的幌子却使欧洲国家陷入危机。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领导人玛丽娜·勒庞日前谈到欧洲极右翼政党“崛起”时声称:“欧盟已经不再是一个联合体,而是变得像帝国主义。”她称,俄乌危机正猛烈冲击欧洲大陆,但欧盟顽固地采取了“危险的好战姿态”,使自己陷入徒劳的困境中。最终,“欧盟将看到其繁荣与和平的愿望在自身经济、能源和地缘政治错误中沉没”。 英国《卫报》引述学者的话担忧,民粹主义的极右翼势力崛起将破坏欧洲的稳定。报道称,欧盟“对付一个人容易,但当欧盟内出现两三个极右翼领导人时,就变得麻烦得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22 鸭脖最新版yabo|yabo123.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