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卢卡斯的新瓶黑泽明的旧酒33年传奇终究要到谢幕之时

《星球大战》在全世界创下了无可比拟的票房收入,取得了无以伦比,甚至可以说是电影里排名第一的影响力,时至今日《星球大战》系列依然是科幻电影的第一IP。

因其开创了好莱坞电影工业制作的全新时代,呈现了前所未有的太空场面,纷繁复杂的星系斗争,《星球大战》被称为“继摩西开辟红海之后最为壮丽的120分钟”,标志着电影从胶片时代正式进入数字化时代。

《星球大战》三部曲(1977——1983年)是“电影史上的里程碑、20世纪最为重要的文化事件之一。”其影响波及整个世界。

因为乔治.卢卡斯就是美国好莱坞电影工业制作的“摩西”,开创者、开拓者和领军人物。

20世纪60年代,新浪潮电影席卷全球,特吕弗、戈达尔、伯格曼、费里尼等欧洲导演和黑泽明、沟口健二等日本导演以其强烈的个人导演色彩作品深深地征服了美国观众,也带来了传统好莱坞电影的困惑和迷失。

当时的好莱坞导演们深受欧洲以及日本导演的影响,多注重于影片镜头和场面调度以及影片故事性,所以导致70年代的好莱坞,并不重视影视特效。

当1975年,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系的导演乔治.卢卡斯构思要拍摄一部以宏大宇宙中的战斗为题材的太空科幻电影时,发现实现不了自己的意图,因为整个好莱坞还没有一家专门制作特效的公司,甚至都没有独立的特效部门——制片公司老板们为节约开支,早就取消了特效部门,也没人专心研究特效。

于是乔治·卢卡斯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在加州的范努斯市选择了一间旧仓库,作为《星球大战》的特效制作室,并且起了一个很酷炫的名字——工业光魔公司(全称: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简称:ILM),也许当时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家公司日后会成为影响整个好莱坞,开创了电影工业特效制作、特技制作、数字制作等等领域先河的全球第一大特效制作公司。

1975年,《星球大战4:新希望》开拍。为了实现自己的拍摄目的,卢卡斯找来的人员可以说是“能用就行”,有些是做模型的,有些是拍广告的,有些是玩机械设计的,甚至有些是搞建筑的。反正几乎没一个人从事过电影行业。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也没有受到欧洲日本电影那一套的影响,反而是带着当时的美国精神,朝气蓬勃而又充满了冒险娱乐精神,完全不受但是的类型片体制限制。所以在早期工业光魔办公的大库房内,卢卡斯和他的团队开始了改变世界的《星战》之旅。

因为放眼望去,如今在好莱坞乃至全世界,找到一家优秀的特效公司已经和挑选导演团队一样重要。我们来看影史上票房最高的10部影片,会发现它们都包含有视觉特效以及CG制作,且占据主体部分。电影拍摄的格局已经因工业特效而彻底改变。

而自从工业光魔参与第一部《星球大战》的特效制作以来,它已经为多达300多部影片提供了视觉特效制作服务,例如经典影片《深渊》、《ET外星人》、《终结者2:审判日》、《侏罗纪公园》系列、《星舰迷航》系列,甚至《阿甘正传》、《辛德勒的名单》等等,可以说,工业光魔开创了一个电影特效行业的新时代。

除了电影特效以外,第一部《星球大战》也是在电影史上留下记录,第一部使用动作控制摄像机拍摄的电影。同时在这部电影中,卢卡斯还创造了很多影响深远的机械装置,例如有一个可以把实拍画面和后期合成画面轻松地协调成同步的装置,把后期制作效率一下提高了好几十倍!绝对是一个电影工业发展里程碑式的发明。

70-80年代,《星球大战》三部曲集中使用了工业光魔打造的最先进数字制作技术,创造了一个之前只在小说叙述中存在的太空世界。展现了虚构宇宙中的各种文明、星球以及生物,表现出了波澜壮阔的宇宙场景和星际战争场面,确实是人类电影史上的第一次。

在特效制作和运用上,《星球大战》影响了卡梅隆、诺兰、彼得杰克逊等一批著名导演。可以说,乔治·卢卡斯和《星球大战》的地位,就之于科波拉和《教父》在黑帮片中的地位。

而《星球大战》在剧情内核方面,更多是借鉴参考了60年代在好莱坞风行一时的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作品。

当时的乔治·卢卡斯、斯皮尔伯格等一批好莱坞导演,从黑泽明的作品中学习、借鉴了很多元素。黑泽明对当时的好莱坞影响也是很深远的,《星球大战》就是借鉴了当时《暗堡三恶人》(《战国英豪》)的故事内核。

《暗堡三恶人》是由黑泽明执导的古装动作电影,由三船敏郎、千秋实、藤原釜足、藤田进等人出演,1958年12月28日上映。影片讲述了日本战国时代,真壁六郎太保护公主雪姬逃亡的故事。影片采取了英雄人物千里走单骑,护送公主逃脱险境的公路片结构,加上复仇主题,描绘出了一幅日本战国时代的社会群像。

其实,黑泽明的战国武士题材作品有很多地方是对于美国西部片的借鉴,然后加以本土化创作,剧情的起承转合与好莱坞经典叙事结构都十分相似(例如《用心棒》《椿三十郎》)。而受经典好莱坞影响的黑泽明,后来也影响了其后好莱坞的一代导演,包括卢卡斯、科波拉、斯皮尔伯格等人。

正因为如此,《星球大战》正式三部曲中很多地方借鉴、致敬了黑泽明——绝地武士、原力、光剑等等,《星战》中最为核心的一个概念便是原力,这种超自然的神秘力量为电影奉献了一个又一个经典场景,同时这种力量也让《星战》拥有了有别于其他电影中神力魔法的庄严意蕴。

同时,乔治·卢卡斯不单单是在视觉特效方面取得了开创性的成绩,在电影概念以及主题营造上面也有自己的创新之处,例如在《星球大战》三部曲中,卢卡斯创造出了“过去的未来”(used future)的概念。影片一开始就以字幕的形式讲述了那个虚构的宇宙中发生的时间的背景。这种字幕形式也成为了经典场景,其后的很多影片都有向此致敬的桥段。

《星球大战》中,将未来世界塑造地非常有真实感,数十上百年的建筑破败不堪,经历过无数飞行的飞船坑坑洼洼,黑市上聚集了鱼龙混杂的各式外星人……这些都可以让观众们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而不是“这个世界”确实距离自己有成千上万光年那么远。

雷德利·斯科特也曾说过,在他拍摄《异形》和《银翼杀手》的时候,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启发了他,“让我终于明白如何让未来产生质感”。而斯科特执导拍摄的《银翼杀手》中,结合了香港城市元素塑造出的那座破败的未来城市,如今已成为了电影史上的经典场景。

乔治.卢卡斯在《星球大战》正传三部曲中,塑造的宇宙世界观是如此宏伟,谈论的命题是如此有深度——黑暗的统治和光明的新希望,人们到底该选择帝国集权还是共和民主等等。都让影迷们如痴如醉,纷纷构建出自己心目中的“星战宇宙”。

星球大战的全球粉丝,更是数以亿计。据说有一次在2015年,白宫一年一度的年终记者会上,奥巴马一开场就和所有人打招呼,自己待会要去看《星战7》,所以会长线小时的提问之后,奥巴马就匆匆宣布结束记者会,说:“OK!我得赶去看《星球大战》了!”

星战的粉丝们还因此促成了一个节日——每年的5月4日,星球大战日,作为星战迷的狂欢节日。这一天也形成了星战迷们重温星战文化的传统。大家纷纷穿上盔甲、制作星战美食或者火腿索罗三明治,亦或是去迪士尼体验刺激的星球之旅。

5月4日就是经典台词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愿原力与你同在)的谐音梗,may the forceh和英文的5月4日非常相近。总而言之,这些都说明了《星球大战》这个IP全球的影响力之巨大。

卢卡斯电影公司首先于1977年推出了《星球大战1》,之后又分别在1980年和1983年推出了星球大战2和星球大战3。(从名字上来是《星球大战4:新希望》《星球大战5:帝国反击战》《星球大战6:绝地归来》),不得不说卢卡斯还是很鸡贼,拍摄之初就想好了到时候还要填补前传三部曲,连作品号码都给留空了出来。

22年之后,“千呼万唤始出来”,卢卡斯推出了星球大战前传系列,1、2、3分别于1999年、2002年和2005年上映。

在新世纪,电影数字技术非常成熟的背景下,星战前传三部曲采用的特效技术当然是业界前列。《星球大战1:幽灵的威胁》超过70%的场景由数字合成制作。《星球大战2:克隆人的进攻》是影史第一部完全由数字拍摄、制作的电影。而《星球大战3:西斯的复仇》的全部戏份都是在室内拍摄完成,所有的背景景观都是后期叠加而成。

就算如此,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还是没有得到广泛好评,或者说是能让大部分的星战迷们满意,这也很正常,因为正传三部曲经过这么多年的发酵,已经在所有星战迷们形成了他们心中“完美的宇宙”,这个时候再来为这个宇宙有所改变甚至是添砖加瓦,都会遭遇到巨量不满的意见和声音。毕竟《星战》需要取悦的对象实在太广泛:普通观众、普通影迷、星战死忠粉、电影评论界、电影发行、电影公司老板……在商业与趣味、大众和小众之间要找到那个平衡点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哪怕是卢卡斯本人。

乔治·卢卡斯后来与几大星战粉丝团体的关系极为紧张,也可能是被闹烦了,卢卡斯干脆“一卖了之”——2012年10月,迪士尼以40.5亿美元的现金加股票,全资收购了拥有《星球大战》的卢卡斯影业(包括了工业光魔公司),迪士尼同时还获得了其公司名下的真人电影制作(包括《星球大战》《夺宝奇兵》等)、消费品、视频游戏、动画、视觉特效和音效后期。

迪士尼收购了卢卡斯影业之后,正式宣布《星战》系列进入重启计划。《星球大战7》在2015年上映,迪士尼公司将其交给了当今好莱坞的鬼才科幻导演:J·J·艾布拉姆斯。《星球大战》的第八和第九部作品分别于2017年和2019年上映。

J·J·艾布拉姆斯最广为人知的作品,要数电影《碟中谍3》、《科洛弗档案》、美剧《双面女间谍》《迷失》等等。当年的《迷失》让人印象深刻,可以说是当时排名第一的美剧。

其中,《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和《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都是由著名导演J·J·艾布拉姆斯拍摄的,《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凭借着《星战》续作的名头,在全球狂揽了20.68亿美元的票房,位列全球影史票房第四,仅次于《复仇者联盟4》《阿凡达》和《泰坦尼克号》。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其实拍的比较保守,像是经过工厂流水线复制出来的工业产品,整个影片具备一定的娱乐性,却缺乏了J·J·艾布拉姆斯在其他作品中的那份灵气与惊喜,感觉J·J·艾布拉姆斯在全力刻意模仿70、80年代的系列怀旧感,已经到达一种彻底僵化的地步。

星战粉丝们终于出现了信仰崩塌。有很多粉丝都认为,从《星战7》开始,好莱坞的爆米花味就开始大量涌入这个古老的银河系。

不过至少,J·J·艾布拉姆斯导演的《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还是值得一看的。因为,有工业光魔公司的打底,也好歹是一个传奇的终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22 鸭脖最新版yabo|yabo123.vip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